【Lynn写点週报】抄袭及造假,中国价值2.5亿人民币的红芯

浏览量882 点赞192 2020-06-12
【Lynn写点週报】抄袭及造假,中国价值2.5亿人民币的红芯

中国红芯科技先前宣布完成 2.5 亿人民币的 C 轮融资,使该公司总筹集资金增加到约 6,000 万美元,并推出一款名为「红芯 Redcore」浏览器产品──标榜为世界唯一一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浏览器内核红芯 Redcore,肩负着打破美国垄断浏览器技术的使命,还提供下载连结供各方检验。

然而在短短几天内就被拆穿红芯只是一款套上了一层自製「红芯主题」浏览器外皮的 Chrome,基础架构根本还是 Google 开源计画的 Chromium ,被戏称为「价值 2.5 亿元的 Chrome 主题」,其余技术架构均与 Chromium 开源浏览器无异,而且程式还有多处保持着 Chrome 的原名,修改得相当粗糙。

事情还没结束,两位创办人陈本锋及高婧接着被踢爆履历造假:陈本锋宣称是科大讯飞创办人,后来发现只是位实习生;高婧则标榜为哈佛大学毕业,查证后仅仅是交换生身分,不具有哈佛大学学位。另一方面,官网宣称的客户群也跳出来否认使用这款浏览器──整个事件俨然就是个诈欺,针对该公司的批评及嘲讽也在社群媒体上迅速蔓延,也成为台湾媒体冷嘲热讽的最佳对象。

Lynn 一开始也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来读这则报导,以为这只是中国山寨跟吹牛悲剧下的另一则笑话,但其中浏览器内核的主题还是让我非常感兴趣,经过初步研究后发现:浏览器内核的研发难度哪有这幺低?根本不是区区 6,000 万美元、花几个月就能做得出来的东西。红芯就像是淘宝上售价只要 3,000 元新台币,实际开机后发现是一台安装了 Google Play 商店的 iPhone X 山寨机。

本週将带大家了解 Chromium 开源计画,市场上採用相同架构的产品有哪一些?并简单提到浏览器的内核是什幺、背后的研发难度有多高,但我并不是浏览器技术的专业人员,因此大家当成简单的科普介绍参考即可。最后还是要回归讨论红芯的产品定位,本身是不是一个对投资方的诈欺?就让我们开始吧!

1. Chromium 是 Google 的开源程式码计画,类似 Chrome 的开发者测试版

Chromium 于 2009 年 9 月释出第一个测试版本,是由 Google 官方人员以及社群开发者一起共同维护的浏览器开源计画,跟 Chrome 虽然在主要架构没什幺太大的差异,但在细节、授权及商标上仍有些微不同,通常 Chrome 的新功能会在 Chromium 上测试后,所以也可以称为 Chrome 的先行版,Linux 作业系统中可以直接下载使用的也是 Chromium 。

由于是开源程式码计画,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原始码且自行修改,再发布自己客製化的版本,所以市场上有很多组织或是公司基于自己的特殊需求,以 Chromium 架构为基础开发了自己的客製化浏览器,有点像是 Android 原生系统,各大手机厂可以利用 Android 系统客製化自己的手机介面一样:目前市场上以 Chromium 为架构的「中国製浏览器」包含 QQ 浏览器、百度浏览器、猎豹浏览器、360 浏览器以及 UC 浏览器都是这类客製化浏览器。 Chromium 的项目也不乏很有特色的客製化浏览器,例如今年相当热门以阻挡广告为主打的 brave 浏览器,Lynn 还蛮喜欢的,介面不但简洁,速度也是意外中的快。

2. 浏览器的内核是什幺? 为什幺中国做不出来

浏览器的内核的名称为「Rendering Engine」,直译的意思为渲染引擎,比较好懂的翻译大概是「排版引擎」,通称为浏览器的内核,功用是解释网页的语法,决定浏览器怎幺呈现网页的内容及格式,每一个浏览器对网页语法的解释及呈现效果都不一样,因此网页开发者必须测试网页在每一项浏览器都能正常显示,举个例子,过去几年台湾的公家机关的网页只能使用 IE 进行浏览,使用 Chrome 或是 Safari 便无法浏览或是会有乱码情形发生,原因在于网页没有针对其他浏览器进行相容性测试及修正。

至于为什幺目前浏览器内核技术皆掌握在国际大厂的手中?我认为 360 公司的一篇文章《中国为什幺没有自主研发的流览器内核?》给了很好的解释,在这边整理给各位参考:文中列出两点作为解释,第一点是浏览器为高度依赖公开的产业标準的产品,然而这些标準大部分在 1999 年前即制定完成,当时是美国网路产业最为领先,其他国家还在初期的阶段,因此标準的制定权皆掌握在美国大厂手中,就像目前的 3G/4G 通讯标準一样,因此若要发展自己的标準,根本无法适用于目前的网路生态。

第二点是成本太高,以 Chrome 为例子,Google 在过去十年砸了近十几亿美金投资在 Chrome 浏览器中,一个浏览器程式码接近 2,400 万行,从专案规模来说,已经接近半个作业系统,极高的进入门槛赋予 Google、微软、苹果这些市场先行者制定游戏规则的能力,目前尚未有公司愿意投入相等的资金规模进入浏览器市场,即使进入了收益也不大,浏览器市场已经非常成熟,收益与风险不成正比,开发自己的内核根本不划算。

3. 明显的吹牛:红芯规模仅有 6,000 万美金,完全不足以开发浏览器内核

回归到红芯浏览器本身,一间成立不到几年,总募集金额才 6,000 万美元的中型公司当然没有办法进行浏览器内核的开发,因为那是十几亿美金、好几百个工程师以及引用许多开源项目才可以造就的成果。一开始红芯宣称自己开发了浏览器内核是吹牛吹过了头,实际上以这样的规模不可能造出这种等级的技术,至于履历造假则是创办人操守的问题,就留给投资人以及企业方去解决。

另一方面,我很好奇的是:投资人会不知道吗?详细读了红芯浏览器的相关文件后,我认为红芯本身的产品定位并不是浏览器内核,而是针对办公商务需求所设计的外挂程式,除了官网强调的额外安全性功能,重点应该是该浏览器规划支援网页版的企业管控平台,像是可以透过管理中心直接依照设定好的权限管控装设红芯浏览器的电脑或是手机,避免企业资料外洩。

简单来说,就是将传统企业的后台系统整个搬到浏览器上,不用像以前安装额外的应用程式:企业可以直接透过浏览器控管员工的网站浏览,例如限制员工逛网拍之类的摸鱼活动,并提供企业的开发平台,可以依照自己的需求开发程式并安装进浏览器中,像是可以将各类表单的申请系统一併整合进红芯浏览器中。

然而红芯为了快速取得客户及投资人的目光,除了捏造履历来取得投资人信任,更以夸大不实的口号表示自己拥有浏览器内核的技术,直接导致整个泡沫的破裂──低水準的谎言马上被所有人严格检验露出马脚,否则履历捏造及现有客户的部分如果不仔细去查,一般来说不会有投资人发现。

4. 红芯浏览器表层的企业开发平台才是这个价格应有的产品

如果是从应用的角度出发,红芯根本不需要开发自己的内核,反而应该专注于开发表层的企业平台,虽然平台应用也没有写得很好,但红芯一开始不应该用内核技术作为宣传。骗骗内部投资人可能有办法蒙混过去,但是一碰到外部的专家便会很容易露出马脚,更何况还把应用程式完整开放给所有人下载,只要将程式拆包便可以轻易发现。

我想强调的是,浏览器的底层以开源的 Chromium 作为基础架构也没有什幺可耻的,即使是 Google 也是利用开源的 Webkit 才做得出 Chrome,而且一个封闭生态系的浏览器,比一个开源,遵守开放式标準的浏览器更危险。从 Microsoft Edge 的浏览器为例,虽然 Edge 比 IE 性能更好,比 Chrome 更省电,但是程式码封闭,介面不开放,不支援扩充工具,不相容旧网页,导致连拥有 Windows 10 本家作业系统的优势下的微软也无法把它推起来。

微软甚至还强迫你再三确认「真的要把 Chrome 设为预设浏览器吗?给 Edge 一个机会吧!」,但至今 Edge 的作用仍被戏称是用来下载 Chrome 而已,目前市占率最高的浏览器皆是背后有开源程式码计画支撑的 Chrome跟 Firefox。

除了通用性以外,能够满足特定市场使用者需求的浏览器才是正确的发展方向,现在新推出的浏览器往往是以 Chromium 为基础,再针对目标市场需求去修改的客製化浏览器,这样才能快速取得特定市场的使用者,在竞争极为激烈的浏览器市场取得一小部分的利基市场。

原本红芯也可以靠着这样的方式争取市佔率──特别是在监管较严格的中国地区,虽然效能及扩充性未必杰出,还是可以争取到一些有这类需求的客户。但红芯这一次谎言被戳破,导致大众对该企业留下强烈的负面印象,红芯另外想以企业后台管理功能向客户推广,未来想必更加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