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ormalHeart看见同性恋-当年1981与今年2

浏览量347 点赞145 2020-06-09

1981年的美国纽约,象徵着解放、欢呼、派对的同性恋当代。人人在阳光和灯光底下,揭露渴望,以为从此获得甩开手铐的时候。就在同性恋圈子当中,不知名的病毒爆发了。

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染病,然后死去。致力协助的医生告诫他们,要停止性行为。同志们对于未知的危险,从最初的不以为然,到进入紧张,然后开始意识到危机已经来临。

TheNormalHeart看见同性恋-当年1981与今年2

电影中的主轴角色,包括主角Ned,合办了男同健康危机组织。在生死线间挣扎,望争取社会关注及政府拨款研究。组织一次又一次的被拒之门外,根本没有任何援助。并无政府官员受理,甚至想尽办法会见市长,希望获得注意,都徒劳无功。

「为什幺我们要死了却没人在乎?五百万买栋房子吗?政府连几分钱都不给。你还是觉得我病态,我只是一秒钟都忍受不下去了。除非你当我和你平等,否则我不会找你。我们的健康同等重要。」

Ned对提供他法律咨询的兄长,如此说。可以看见亲如兄弟的中间隔着一道裂缝。这是异性恋与同性恋的分野。对兄长咆哮出他的心声,我们的健康同等重要。

「在你吓得屁滚尿流,并採取行动之前,我们还要死多少人?」

Ned的伴侣Felix对电话那头说。所有袖手旁观的人,都是同谋。

故事一层一层的推进,建立热线、筹款、向政府争取。可以看到几年来不同时刻,不同的人的挫败、眼泪和崩溃。却一直被政府所无视,就如同任由他们去死。

TheNormalHeart看见同性恋-当年1981与今年2

社会听不到他们的怒吼,没有人关心。甚至在组织外面,举着牌子要让同性恋滚。电影里不停的出现他们接听朋友死去消息的画面,一个又一个,眼睁睁的看着朋友和爱人离去,却无能为力。政府却一再忽视问题,社会大众无声。

直到1985年9月17日,总统RonaldReagan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及爱滋病。在记者招待会上,称爱滋病研究是"toppriority"。1986年底,共有24559人死亡。现今美国总统Obama公开支持同性恋相关议题,作为其中一个同性婚姻合化法的国家,多个州亦相继通过合法化。

反观台湾政府,从2013年10月到现在,法案已躺在立法院多时。马英九总统曾表示同性婚姻是个争议性议题,要得到社会共识。然而据台湾民众对「同性婚姻」的看法,2012-2013各媒体与伴侣盟民调结果。支持同性恋婚姻合化法的民众比例,从十年前的25%支持率,到2014年的比例已达到53%支持率,37%反对率。

2013年11月30日,护家盟反同婚集会。其纠察队以人墙,手连手的围捕同性婚姻支持者,充斥反对的言论。显得他们眼里的婚姻观,同性恋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危害下一代的。

2014年5月29日,立法院第五会期结束。据悉,伴侣盟探询下,确认召集委员廖正井和吕学樟,私下协议交由廖正井委员负责排案。可是,关于同性婚姻平权法案,并没有排入过司法法制委员会议程。甚至,台北市长参选人连胜文先生,强调自己有不少朋友是同志,但同时指社会共识不足够,连连拒绝表态支持同性婚姻。

这难道不是电影的一大写照吗?

总统的避重就轻,对比着电影里的政府;反对的大众,以家庭、宗教的名义,对比着电影里喊着滚出去的人群。满嘴不会爱领养的小孩、破坏婚姻价值,在同性恋者身上打下一个个的标籤。官员迟迟不排案,视婚姻平权如无物,对比着电影里的总统顾问。

1981年,因忽视死去了24559人,当中许多人本应更早获得关注。今天2014年,同性恋者及各种性少数仍饱受欺凌,仍能看到不堪压力,而选择轻生的人。除了能看到同志游行的骄傲。又会否看到在背后,独自紧抱自己,挣扎在生与死边缘的他们。那些眼触不及,却深刻的印在他们心底里的痛。

观赏这部电影,将会看见屡败屡战的争取和不弃的爱。容我在最后引用Mickey的一段声嘶力竭的剖白。

「我们一直在压抑自己,你都不记得了吗?你不知道我们不用躲,没有愧疚,大胆去爱,有多重要吗?你怎幺就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