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作浓情(三)‧何文毅巧手缝娃娃‧自有一片天

浏览量232 点赞550 2020-07-10
手作浓情(三)‧何文毅巧手缝娃娃‧自有一片天何文毅的妈妈是个缝製西装裤的裁缝师,自小,他跟在妈妈身边,剪剪缝缝补补,在布料和针线堆中成长。长大后,他离开家乡居銮,到都市进修平面设计科系,因课业关係,他开始接触手作,较后在职场和生活中庸庸碌碌地走过6年岁月,几经考虑,他最终决定返乡发展。回乡后的日子并未如他所愿,在捱过一年半载后,他毅然离开职场,投入设计和缝製娃娃的世界,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针线工作和缝製娃娃都是属于女性的活儿,这是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但生为男儿身的何文毅,却为了实践理想和兴趣,毅然决然不顾旁人异样眼光的投入缝製娃娃的行列,并希望藉此打破人们的刻板印象。在这过程中,他难免面对一些卫道人士的冷言冷语。“我刚辞去工作时,有人知道我是为了从事手缝娃娃的工作而辞职后说,一个大男人做娃娃,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告诉他,有许多着名的裁缝师和厨师都是男性,为甚幺男性不能缝製娃娃?对方顿时语塞。”这番漂亮的反击言词不只是口头说说而已,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即以行动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过后,他就返回家乡居銮,接下来的大半年,他只是不时接下一些设计工作,并未从事正职,而在工作空档期间,他多是以手作活儿为副业,并取得不错的成绩。他说,投入职场的生活非他所愿,反而是手缝娃娃的活儿却让他看到了另一道风景。看到别人的娃娃做得漂亮,何文毅就会拿在手中仔细研究,并在脑里分析这些娃娃的製作过程。“好胜心推动我努力不懈地学习缝製娃娃,而娃娃做成后所带来的满足感,更促使我坚定不移地走在这条路上。”开班教娃娃基础缝法目前,他在缝製及出售手作娃娃的同时,也不时开班授课,把娃娃的基础缝法传授给有兴趣的人士。“只要掌握基本缝法,缝娃娃实不难,而主要的缝製法包括迴针、弓字缝和平针。”他在教课的过程中要求严格,因为他希望学生可以做出自己喜欢的作品,唯有如此,他们的手作之路才会走得远,所以,若他对学生所缝製的娃娃不满意,他多会要求学生拆掉重做。虽然他积极教导民众缝製娃娃的技艺,但他本身却是无师自通。“或许是我小时候常跟在妈妈身边而受到耳濡目染,所以才会特别热爱缝製工作,但基于不曾学过缝纫,所以,我都是靠自己摸索前行。”事实也证明,只要愿意学习,人生并不是只有一种结果。在何文毅努力设计及缝製具有浓裂个人风格的创意娃娃一段时日后,他的手缝娃娃渐渐广为人知,他也因此离梦想越来越近。无师自通起初,何文毅是因为学校老师订下的功课,而开始接触手作,后来,他因着兴趣而进一步接触不织布娃娃或袜子娃娃。“我曾想要送礼物给女朋友,但又觉得市面上的礼品千篇一律,最终,我动手缝製了个礼物送给她。”他也很积极参加手作市集,由于他具有设计背景和知识,也让他逐渐摸索出具有个人风格的手作娃娃。“把自己想像的动漫角色立体地呈现出来,那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现在能做到,我真的很开心。”两年前,他更开始进行设计T-Shirt的工作,希望有朝一日能开一间卖手作作品的时装店。对他来说,娃娃也是时装的一部份。他早前也曾和朋友合作,即由他设计娃娃,朋友设计T-Shirt,然后推出限量版的“主人和娃娃”T-Shirt“套装”。“喜欢娃娃的人不但可为娃娃穿上T-Shirt,同时也可穿上与娃娃同款的T-Shirt。”返乡发展想起以前朝九晚五到公司工作的生活模式,何文毅说,那种上班下班的日子只能称之为生存,而现在在家做手作的日子,才算是真正的生活。“上班期间的压力很大,我的抗压性很低,生活开销又很高,却没有多少自由时间,每天感觉只是为了生存而工作。”回到家乡工作的那段日子,虽然薪金低且让他感到前途茫茫,但他仍决定做自己想做的事。现在的他,除了能做自己喜欢的手作,并朝着梦想前进,同时,他也因为时间自由而能够接洽不同的工作,接触不同的人和学习新知识,这也让他为没有早点离开职场一事感到后悔。创五角色何文毅把自创的手作娃娃称为黑娃,并陆续推出黑娃系列,目前共有5款不同角色的黑娃,即小叶、草莓、阿宅、淡淡和甜妞。这些娃娃的角色都有其代表性,且具有独特的个性。5个角色当中,“我觉得阿宅就是我。”他腼腆地说。他说,小叶和草莓是一对情侣,且是标準的文青,阿宅则人如其名,是一个宅男,至于头上有一对兔耳朵的淡淡,则是一个爱漂亮的女孩,而甜妞则是一个外向和爱旅行的女孩。在设计这些娃娃的过程中,他很喜欢加入动物元素,尤其锺爱猫、熊和兔子,因此,其作品不时出现这些动物的特徵。有时候,他会幻想这些角色的故事,并从中找到研製周边产品的灵感。此外,为了与市场的其他手作娃娃作区隔,他也以“黑眼圈”(Pandaeyes)为其娃娃品牌命名。“以前在打工时,我白天上班,晚上做手作,常常做到半夜两点才睡觉,第二天又得早起去上班,所以脸上常挂着一对熊猫眼。为了纪念那段熬夜做娃娃的日子,我就以`黑眼圈’作为品牌名字。”坚持原创何文毅把自己定位为设计师和创作者,因此,他非常坚持手作娃娃的原创性。“如果我抄袭别人的作品,有一天,别人也会抄袭我的作品,因此,尊重设计必须从自己做起。”他坚信这一是个恶性循环。“曾有一名顾客因为很喜欢本地某个手作达人的作品,但可能是因为需要等待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买到对方的手作品,所以,他就要求我複製对方的作品。”对坚持原创性的他来说,这是不能够接受的事情。“这根本就是一种不尊重创作者的行为。我向对方解释后,对方也接受我的劝告,并改为订购我的娃娃。”每一次接到订单后,他都会先打草图让顾客过目,在顾客点头后,才开始缝製娃娃。一般上,缝製出来的成品和草图的相似度可达80%。曾有一名来自麻坡的妇女,拿了女儿所绘的娃娃图给他,希望他按照女儿的绘图缝製娃娃,而他也成功完成这项任务,让母女俩感动又开心。由于每个顾客的要求都不同,因此,他的作品也都显得独一无二,为此,在顾客带走娃娃之前,他都会先拍照片留念。考验耐心手作,可以为创作者带来很大的满足感,但要成为一名手作达人,其过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熬得过。何文毅披露,手作最考验耐心,毕竟从开始到结束,常常得花上几个小时或几天的时间。“我每个月约能缝製廿多个娃娃,若要不停歇的用手缝方式完成一个娃娃,至少得花费12个小时。若使用针车缝娃娃,也至少需要五六个小时。而且,并不是每个娃娃都可用针车缝製,有些娃娃的部位是针车缝不到的,必须使用手缝才能完成。”言谈中发现,何文毅人如其名,是个非常有毅力的人。他明白人有惰性,所以,他坚持每天都要缝製娃娃。“要设计一个娃娃需要很多心力,有时候心浮气躁,根本没办法思考,那就做些配件。总之,每天一定要动手做,以保持动力和缝功。”人生有梦有句话说:没有梦想的人和鹹鱼有甚幺分别?但若空有梦想却没有行动,最后也只是空想。对于打造属于自己品牌的梦想,何文毅可是非常有想法。他把梦想分成几个阶段,然后按部就班地实现。“现阶段,我想先成立工作室,若届时真的需要,我再聘请一名助理帮忙。”目前,他都是亲自处理所有工作,从接订单到缝製娃娃,他都亲力亲为。“如果一开始就把目标定得太高,却迟迟无法达成,届时将会感觉疲惫,且容易放弃。因此,若是分阶段地实现目标,到时就有走下去的力量。/副刊‧报道:何欣瑜‧2015.09.09